〖李大眼〗看,那满地黄花堆积的瓷器

「我从未想过,在自己的祖国,使用母语像是一场偷渡。每一次写作,是在进行一趟不可告人的走私。」

昨天(3月13日)是武汉封城第七七四十九天,李文亮微博真的有256万个赞,每分钟都有人在下面留言,有让他帮给天堂的父亲带句话的,有告诉他捡了只流浪猫的,有说自己怀孕出现恶心反应的,有自言自语说恋爱了的,有报喜方舱休舱的,甚至有听说李医生是个吃货就跑来晒美食的……暖若留言版的深夜食堂。

这些,都没有删除。因为造谣者李文亮已荣获全国疫情防控先进个人。

一个月前,李文亮这三个字还是敏感词。为了二发《热干面》,我试过汶亮、吻亮、文靓甚至滑稽的李文靓仔。可见这个瓷,是季节性的正治瓷。后来那篇夸新加坡华裔爱国编剧六六吃相好看时,我还用了颟报、木仓、S亡、手信、~罪通,看上去像日语的片假名平假名。为了引述爱国编剧六六的原话,我只好大不敬地启用了“共~产~D”这个词组。罪过。

我从未想过,在自己的祖国,使用母语像是一场偷渡。每一次写作,是在进行一趟不可告人的走私。

艾芬医生珊贴接力赛不仅是万国翻译文本,更是一场民敢瓷全民普及教育,大家忽然秒懂过去各种阅读不适,流畅浅显、清新脱俗,这就可怕了,要知当初人类本用同一种语言,合力修建通天塔,上帝觉得这还了得,毁了塔,让人类使用不同语言,从此很难沟通。所以,忽然原文又恢复了,这证明领导其实是智慧的,再珊,怕是就珊进未来的教科书。

我最近正学习用正能量眼光看待这个时代,人们抱怨抿敢瓷太多,这就是格局不够,其实我们不小心就取得汉字改革的传大成果,争论了几十年的到底方块字还是拼音优秀,可以停止,汉字+拼音+火星文,这盛世如你所愿。

武汉的逻辑:如果没有稳定的社会环境,就不能保证持续的经济发展,而没有井方训诫医生,社会就必然混乱,没有院长禁止医生戴口罩,必然导致社会形象负面,没有山、山、山,经济就会停转……为了吻腚造成更大的不稳腚,我一直很奇怪,难道正确的操作不该是赶紧上报火速防控以示我国举国体制的高效?

这句真没反讽,可即使以维稳干部的思路也理解不了这逻辑。昨天看到之前吃人血馒头“再晚连食材都没有了”的六六也变口风质疑4~0~4了,党媒又开始说应允许大家说真话了。别天真,其实一直允许说真话,只是什么算真话,由说假话的人决定。

比如我的一些朋友转发过医护人员缺少防护只好套上塑料袋,还转过他们吃饭都成问题,贴子被珊微信被风,点外卖打车都难老婆以离婚苦苦相劝。后来才发现,这特么反辟谣了,全是真的,鲁迅那会儿是革命、反革命、反反革命,我们现在是辟谣,辟辟谣,辟辟辟谣。大哥,人生真的很晃点。

现在看到“一个正常的社会总会有不同声音”,我会出现应激反应,每当触碰键盘,就像在电脑上玩扫雷游戏,生怕写错一个,界面轰就炸了。这么优美的汉语,弄得跟蚂蚁文似的,常用汉字八千常用组合两万,民敢瓷库就四千,前有苍颉造字,今有网民打码。

你怕什么?我们这么健康的社会不会有不同的声音,放心,以我对国产公共事件的了解和人民的善良,这事儿最后就一地鸡毛,最后的结果必是感谢党和政府,开头有些忙乱,后来全世界都在抄我们作业,还抄不好。且大部分是真心的。

其实写作跟泡妞是一样的,你越说“不要”,越挑起他的性趣,是自我隔离憋屈了很久的性欲。如果不从这么肉蒲团的角度,就是福柯说的:性,是最严厉的专制。

福柯还说过一句更牛比的话,话语是人类和世界的性关系。艾芬在反抗院长和书记的砖治,“早知道是这样,老子到处说,就不会出现后来的情况”。她幼稚了,如果当初她到处说了,病毒扩散就没那么惨烈,不死那么多人,那她必定是造谣,她造谣了,后面就更没人敢吹稍,看,她被曝出收回扣方方也被曝坐公车了吧。就是这样,个人叫恶意吹梢,组织安排你吹,是正义举报。我有个读者兼好友叫小毕3,从名字看得出来正治上已很打磨得很成熟了,他说:不需要吹稍人,只需要吹箫人。

我写点东西的动力,就是在《尊严》里写的并不是追求真理,可能更接近恻隐。你看,泉州酒店倒塌,姐姐4岁,弟弟2岁,挖出来时姐弟俩还保持互相抱着腰的姿势,是灾难轰然来临时寻求保护的应激反应,她俩那么幼小,还是需要我们张开双臂保护的年纪;那个90岁老太为64岁儿子等了五天四夜才等到床位,借了纸笔,写下励志的话,她在大街上孤独走着时,并不知儿子已死了;还有那个智障孩子因父亲被隔离,孤独在家死去,你真的不忍去想,那孩子一身污垢死去的情景,智障孩子内心非常细腻的。

可如果你想写点什么,就会去思考,而思考必然就会碰上抿敢瓷,这使得这里每一个努力写作的人,其行为看上去就很像碰瓷行为,越努力,就越是习惯性碰瓷。前些天大家接龙吹稍也是碰瓷。思考不会让人变得勇敢,也不会变得懦弱,只会变得好奇,病毒并不可防可控,人的好奇更不可防可控……一开始你说得太正面了,戏演得像电视剧男一,大家就忍不住好奇,咦,宿主是蝙蝠?是穿山甲?是美国投毒?想着想着,碰着碰着,珊着珊着,忽然就发现:哇,是你,是你,还是你!是院长,是书记,以及身后某种习惯势力。大家就想,这次管它什么时候姗,老子到处写到处发……寻找宿主的故事就变成这样。

说起容得下批评的声音,我只是讲点段子,曾看过徐贲先生写过一本书,大意是:一个人被发送西伯利亚,好哥们跟他约定,如果那边生活条件好,就用蓝墨水写信,如果生活条件差,就用红墨水写信。两个月后,这哥们收到朋友的来信,用蓝墨水写的:这里一切都好,劳动也不辛苦,按时休息,有面包、鱼、美酒,唯一的遗憾是,这里卖不到红墨水……

小时候在新疆哈密,在集体食堂跟伙食,那时上级对铁路、兵团食堂的肉类供应有一定保障量,这也导致管理员悄悄克扣。管理员金叔是个虚怀若谷的人,经常让我们在门口黑板上写出想吃些什么好的,怎样改善伙食。可如果你当真说肉太少、不想吃梗米,就意味着至少我们将一周没肉,吃不好消化的高梁米,而他家会飘出肉香。

这个儿时的记忆是连接到胃部的,所以每回听到要允许不同声音,要容得下批评,我不是思想有反应,而是胃有反应……我不相信真的容得下批评。在上网课都有可能瞬间黑屏的前提下,我们还是别谈是否容得下批评,我只想说说善意。

如果有正常心智,普通人李文亮是善,关秀丽是善;颟报的棺员、把捐来的蔬菜卖掉的某会、冲进私宅打人的执法队,是恶。可当扬善惩恶时,不仅可能被被珊帖,而且会被怀疑是外国派来的。就像郭嵩焘写了《使西纪程》,对人善对国善,可爱国者说他“有贰心于英国”,是卖国贼。

这个游戏变得不好玩,最后,只好让新加坡国籍的爱国编剧六六来负责批评式表扬,或赞美式挑刺,你看,为了证明美国已不行了,她用伪造的从华盛顿飞回北京12万元的一张机票,证明美国已恐慌遍地。又借大伯哥来冲淡“假的”,大伯哥叹了口气:我倾尽全力,抛家弃口,毕竟人手少,党员没什么好说的,有不到的地方,请老百姓原谅我。然后六六听了,“鼻头就酸了。”

这么演就不好了吧,属于快手视频里的撒娇啊。这样下去,就会形成一种奇观:在国外没绿卡没房产没豪车的批评者,是汉奸;已入籍并向外国政府庄严宣誓”将永远效忠”的,是爱国者。一大群卖国的中国人VS一小撮爱中国的外国人,你信吗,不禁想借用新加坡入籍誓词最后一句:帮帮我吧,上帝。

如果真容得下批评,建议看一下金庸:丁春秋出行时,弟子们都要丝竹鼓乐齐鸣开道,以壮声威,每逢打架,众弟子们必站在场边高喊“师父烁古震今,武功盖世,尔等小贼,只是萤火虫与日月争辉”。丁春秋就是好这一口,也输在这一口。

真学会了,就不会像前两天创世纪接龙,看,那满地黄花堆积的瓷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