〖VOA中文〗3·15打假日,民主人士在中共洛杉矶总领馆前喊“假的”

洛杉矶 — 3月15日星期天是中国的消费者日,也被称为“打假日”。数十名民主倡导人士前往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门前,高呼“假的、假的”,称中国的政府、政治、治国理念、媒体等都是“假的”。
3·15打假日,民主人士洛杉矶总领馆前喊“假的”

【转载自VOA】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voachinese.com/a/democracy-advocates-at-la-chinese-consulate-to-protest-against-government-dishonesty/5330416.html

随着武汉疫情造成哀鸿遍野,副总理孙春兰本月5号视察武汉青山区翠园社区开元公馆小区时,居民们高呼“假的、假的”,成为3·15打假日被赋予政治含义的强大推手。

组织活动的洛杉矶民主党称,“众所周知,共产党是中国最大的说谎集团,从‘为人民服务’,到依法治国,从中国人民当家作主,到社会主义价值观……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手段之一,就是谎言。”

来自上海的张先生说:“今天是3月15号打假日,很多人进行打假,告诉大众真相。最近一个突出的事件是,一篇关于‘发哨人’的报道被35次发、删和发。政府不愿意让中国老百姓看到武汉真相。而人民则是动用智慧,使用甲骨文、摩斯码等各种文字方式来改编后,让报道‘闯关’,传递真相。这让我非常感动,尤其感到生活在国内的人民冒着非常大的风险来传递真相。而30多个版本的创意已经不仅仅在于传递某种内容,更在于表达人们的反抗精神。我觉得,如果国内的人都在坚持,海外的华人没有理由放弃。所以,我坚持来到这里,坚持把真相说出来,坚持要揭露谎言,坚持‘打假’。”

来自广东的陈先生说:“依法治国是假的,都是假的。”

来自宁夏的马先生告诉美国之音,因为拆迁问题得罪了政府,被定为“涉黑分子”,连子女和未成年的孙辈都受到牵连甚至迫害。他经由泰国辗转来到美国,“不敢回去了”。

马先生说:“武汉疫情之所以蔓延到全世界,都是因为中国政府隐瞒真相,导致悲情扩大,罪魁祸首是中国政府,就是共产党。”

3月15日原为国际消费者权益日,由1960年成立的“国际消费者联盟组织”(1995年正式改名为“国际消费者协会”)于1983年正式确立。

选定3月15日,是因为1962年3月15日,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在美国国会发表《关于保护消费者利益的总统特别咨文》演讲,首次提出消费者的四项权利:安全权;知情权;挑选权和发言权。(https://www.jfklibrary.org/asset-viewer/archives/JFKWHA/1962/JFKWHA-080-003/JFKWHA-080-003)

当时,随着时代进步,工业发展,消费品日渐增多,消费结构日趋复杂。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消费事故和难题,对消费者权益造成严重的侵害。“国际消费者联盟组织”因此应运而生。

中国的“消费者日”演变为“打假日”,是因为假货让消费者深受其害;假货已经不足为奇,甚至司空见惯。假食品、假药物,甚至假文凭、假离婚都比比皆是。有网友调侃说,“什么都是假的,只有假的是真的”。

网络媒体《博讯》刊文分析称,“一个国家如果以诚信为本,就不会有多少社会空间让假货存在。假货充斥,就证明这个国家无诚信,是被欺狂之徒占据、主导着朝纲。诚信、礼义早已经不见踪迹,假货自然泛滥于市。要制止假货,重拾诚信,就必须先正朝纲。”

来自浙江的大卫对美国之音说:“共产党的体制、做法都是以政权为目的,而不是以人民为目的,这是跟民主国家最大的区别。出现一切不正常现象,包括假的、骗的、龌龊的、邪恶的,其原因都是来自于统治阶级和一小撮利益集团的利益,而不是以全体中国人民的利益为根本目的。我们一定要把他们这个本质揭露出来,才能真正促使中国成为真正民主的、法制的国家,把全体中国人民的利益作为最高宗旨。”

与此同时,民阵美国分部在打假日于拉斯维加斯举行了会议。他们对大陆3·15打假日提出13个打假诉求,包括“为人民服务,假的;人大选举,假的;疫情归零,假的;多党执政,假的;人们军队,假的;人人平等,假的……。”

在北加州,倡导民主人士也在旧金山中国总领馆前提出“打假”诉求。

对于开元公馆小区居民的呐喊--“假的”,武汉作家方方评论称,“作假就是这个社会的‘新冠肺炎’。”

从李文亮等八人吹响“新冠病毒”的口哨被高调训诫,到向外界公布真相的公民陈秋实、方斌以及公开抨击中央的任志强的失踪,武汉疫情让中国政府深陷“真”与“假”的进退维谷之中。

洛杉矶民主党的抗议口号还包括:“言论自由,假的。”

对于每年一次的“打假日”,《纽约时报》曾经质疑,中国的打假恐怕是“假打”。该报指出,“中国消费者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悲摧的群体之一。他们承担着这个世界上最高的税负之一,养活着群体庞大的央企国企,同时又必须出钱购买这些企业所生产的千疮百孔的产品;他们供养着一个群体庞大的公务员队伍,当自身生命、安全与财产遭受无良企业的毒害时,却悲诉无门。”

今天,在武汉疫情的催化下,追求中国民主的人士注意到,消费者的四项权利--安全权、知情权、挑选权和发言权,与公民的政治权利似乎异曲同工,甚至不谋而合。